毕业了

时间一晃,已经毕业一个礼拜了。

2014年10月1日,在一个举国欢庆的特殊日子,我顺利的通过了硕士学位的答辩。当所有人向我伸出手并微笑的说出:“congratulations!” 的时候,我感觉这一切并没有那么突然。

2年前,确切的说是2012年的6月的某一天, 因为我的驾照过期没来得及更新,飞哥开着车把我从Charlotte送到了这个略显古朴的小城Charlottesville。 虽然只是临州,但因为途经山路,还是用了将近6个小时。记得是下午3点左右吧,在合租的公寓见到了室友:李漪溟,洪德志。

可能是因为初来乍到的陌生,也可能是因为夏日天气的干燥,这个小城并没有给我很友好的感觉。虽然名称上与Charlotte只是几个字母的差别,却明显感受出从city到town的转变:公路窄了,坑坑洼洼的,路面上印着学校的徽章;路边的楼很古旧,大多是木质结构,看上去都是有历史的;铁路从城区里穿过,途经公寓楼下,走车时咣咣铛铛的。当时心中想着:不愧是百年名校所在,整个城的气氛都这么古朴厚实。

在这开学前的一个多月,参加各种活动,认识了不少师兄师姐,每天玩的不亦乐乎。 期间参观了这个几百年历史的校园,也去系里踩了点。计算机系的大楼是全新建成的,外墙是全玻璃落地窗结构,内部是不锈钢加木质装饰,无论是整体还是局部看上去都与这里保守的校风不是那么协调。走在楼里,透过玻璃看着一间间实验室,说实话,当时还是很激动和自豪的。

开学后系里给新生开会,明确要求每个学生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同意接纳自己的导师。对此,一直以来以为只要上够课就可以拿学位的我真是毫无心理准备,匆忙地学着其他同学开始联系各个教授,参加不同的组会,盼望着哪个教授不开眼看中我,因为系里吓唬我们说助教的全奖只给第一年,第二年的经费要靠导师提供。就这样,为了第二年还有钱养活自己,没有准备,没有信心,目的不纯的我在一个又一个教授那里碰壁。一次,一个教授问了我一大堆我完全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后,对狼狈的我说:“我觉得你不适合做我这个方向,不如你去其他老师那里谈一谈。” 从他屋里出来,我心想:有什么了不起,欺负我一个新入门的学生。同时心里对系里这种安排产生了很强的抵触情绪。

结果可想而知,第一个学期结束时,我就是那寥寥几个没有归属的人之一。 当时心里的苦楚现在还记忆犹新,一方面是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的自责,另一方面是害怕来年没有经费的担心。这样一块大石头压在心里,感觉喘不过气。唯一的欣慰是认识了女友,每当我沉闷压抑时,她都会给予安慰和鼓励。正好她争取到一个寒假实习的机会,那个寒假,我陪她去了纽约,她工作,我散心。

峰回路转,第二个学期开学没多久,系里最杰出的年轻教授向我抛出橄榄枝,问我是否对他的工作感兴趣。没有丝毫犹豫,我们安排了见面并做了简单的交流。说实话,当时的我还是有顾虑的,一方面,因为他在系里是出名的高标准高要求,我担心自己的能力达不到他的要求。另一方面,此人是出了名的扑克脸,很严肃,我担心自己未来与这个老板的相处。但那个时候也没有别的退路了,于是按照他的要求和提示自己想了个项目并进行了初步实践,虽然结果不如预期理想,但还是得到了认可并自此加入了他的组。组里人不多,除了大师姐Juhi和二师姐Erin,都是我们这一届的新生:Andrew,Devika,和我的室友洪德志。我是进组最晚的。

自此,我才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研究生。跟我以前想的不一样,组里的人并不是通力合作一个项目,而是各自为战,每人负责一个单独的项目。每个项目都是世界上没人做过的,所以你自己就是这方面的专家,这也意味着没有其他人知道答案,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寻求帮助。无论遇到多大的难题,也必须自己克服。导师并不能帮你解决问题,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,他的工作就是给学生提供思路,帮学生判断方向。以前听人说读研苦,读博苦,没有感受,这次是真的切身实感了。上课,做实验,写论文,参加比赛。期间导师还外出访学一年,大多数时候都只能通过视频电话沟通交流。过程曲折,不再多述。一年多时间不知不觉就过来了,实验成功了,论文完成了,比赛圆满了,我也成长了。

毕业之前,导师多次提出要留我读博,在这个问题上我犹豫过很久,一方面觉得读了这么多年书,读够了,该混社会了;另一方面又不甘心错过获得人类最高学位的机会。考虑再三,还是婉拒了他。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发现身边的博士群体中的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的“不正常”,这个“不正常”并不是说“有病”等不好的表述,而是他们在所有事情上表现出的“执着”,“较真”,“自信”,“严谨”等好的特质。这些特质会让他们在事业上取得成功,也会让他们在“圈内”的交际中如鱼得水,可是,然而,当普通人与之沟通交往时,往往会感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和谐。因此,我决定止步与此,在过去两年的研究生学习中,既感受到了学者的作风,也不至于深陷而不可控,与此抽身,时机恰好。

接下来就是找工作了,毕业前也参加了些面试,表现泛泛,主要是心态没有紧张起来。因为大多数公司都有所谓的“冷冻期”,就是说一旦没通过面试,一年内不得再次申请。因为没有准备充分,我只是投了些小公司,学学经验,试试运气,当然结果也可想而知了。现在毕业了,手头一下子没了工作,自己美其名曰休息了一个“黄金周”后,实在是受不了空虚的日子。于是决定从现在起全身心的准备面试,开始刷题。凡事要有个开头,今就以此日志,对过去做个总结,对今后作个起始,继续努力吧。

Alderman Library

Advertisements